我們一直以為痛苦還在|UTP

編按:我們感知這世界,喜歡的就快樂,不順心的就感到痛苦,產生價值判斷。然而兩千三百多年前的地中海岸,有一群人認為靈魂是自由的,而天地不仁(一視同仁),也不必畏懼死亡。你是否也像伊比鳩魯哲學家,所追求的,不是一時的歡愉,而是長遠、靜謐,遠離痛苦的狀態呢?

我們將連載伊比鳩魯的四個故事,介紹他幸福哲學的四個核心概念。

文/蒲世豪 (昶心蒙特梭利S1教室數學與哲學老師、《豪哥的哲學課》作者)

西元前三七一年,雅典城郊。某庭園前的告示牌寫著:「陌生人,你將在此過著舒適的生活。在這裡享樂乃是至善之事。」

少女拉結佇立在告示牌前面,她十分好奇庭園裡住的到底是什麼人。拉結從小就比別人聰明,講話學字更快也更多,大部分雅典窮人,無法像她理解這麼多字,也不會像她想這麼多。

拉結看著這句話出了神。回神過來的時候,發現有個男子正對著他微笑。男子看來年紀可能比拉結大一點,但可能只有五歲以內的差距,姑且稱他為少年。

「大師!」

少年身後傳來叫喚。跑來一個很胖的中年人,氣喘吁吁:「您今天要出門嗎?」他把身體蹲低,頭低下來,雙手放在膝蓋上喘氣。

「是。」少年對他微笑道:「散步而已,別擔心。」

「願意陪我散步嗎?」少年微笑道。

拉結覺得自己好像不該答應,卻覺得少年有一股說不出的氣勢與魅力,於是答應了。

事件一:我們一直以為痛苦還在

兩人眼前出現了一個全身長滿膿包爛瘡的野人,斜躺在一棵蓖麻樹旁。野人因疼痛不斷哀嚎,身上爛瘡臭不可耐,引來大批蒼蠅,遠處還有幾隻獵狗在等他自然死亡。

「我詛咒天,詛咒地,詛咒我出生的日子。」野人大叫,口音聽來不是本地人。

拉結走過野人身邊,野人喊道:「渾身痛,疼得不得了。」傷口腐臭陣陣傳來,拉結閉氣快走,卻發現身邊的人沒跟上來。

「爛瘡痛難耐。」少年蹲著對野人說:「但只要願意,很快就可以解決它。」他抬起頭,對拉結喊:「快來!第一把幸福的鑰匙來了。」

「鑰匙?」

「對!先來幫忙。」

他們花了一些時間撿木材,生火用野人的鍋子燒了一鍋熱水。少年從懷裡掏出小刀及針線扔進熱水鍋裡。少年的動作看起來很熟練,他一定不是第一次做這件事。

準備工作做好後,少年拿著開水滾過的小刀對著野人說:「忍耐一下,我會治好你。」

野人大叫。

少年用俐落刀法削去野人身上的膿包。清除乾淨,再從懷中掏出貓薺草與薄荷製成的止血藥敷塗傷口,傷口太大就把附近的皮膚用煮過的針線縫起來。在處理過程中,蒼蠅已經少了一大半。少年最後拿出艾草與天竺葵葉子製成的驅蟲粉,塗在野人身上後最後幾隻蚊蠅也散去了。

「還痛嗎?」少年問野人。

「好多了。」野人答道。

「只要面對痛苦,想辦法解決,痛苦通常很快就會消失。」

野人身上仍有膿臭,現在連他自己也開始聞到,少年對他說:「前面過去的那個山坡,有一大片薰衣草,滾一滾身上的臭味就會消失。小心傷口。」

野人一聲謝也沒說便走了,少年卻突然連續咳嗽起來,越咳越低,整個人蹲了下來。

「你還好吧?」拉結拍拍少年問道。

「還、還好。」少年邊咳邊答道。

「沒禮貌。」拉結道:「還多虧你救他。」

「這是人的天性,他急著去除自己的不適。他的感謝不能增添些什麼,倒是他快點將不適去除,能為世界增加更多的善。

「道謝又不會損失。」

少年微笑道:「但也不會增加。而且妳說錯了,是『我們』救了他。」

「你生過病嗎,還是正在生病?」不知道為什麼,拉結突然問了。

少年似乎不願意正面回答,目光移開看著遠方:「其實只要面對痛苦,想辦法解決,痛苦通常很快就會消失。」

「但也有一些病痛或痛苦,很久都不會消失。」拉結回道。

「長久無法消失的痛苦,心靈與身體會聯手找方法忍受它、習慣它。痛苦消失是必然的,只是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它還在。記得第一把幸福的鑰匙:痛苦短暫,容易消失。」

(待續)

故事二:我們以為真正的快樂一定要長久
故事三:我們以為這就是上天的安排
最終回:原來活著比死亡還可怕

 

Published by

undertablepress

Independent publishing house in Taiwan

對「我們一直以為痛苦還在|UTP」的一則回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