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輯台筆記:《禮物:哈菲茲詩歌選》

我們今天要談的,是《禮物:蘇菲大師哈菲茲詩選》。

說個簡單的觀念,什麼是蘇菲派,我的理解是一種密契主義,又稱神秘主義,相信與神、超自然力量直接合而為一的各種形式、體驗。蘇菲派可以說是伊斯蘭教裡的密契主義者。

波斯文據說是很優美的語言,波斯文化中最閃亮的星,就屬波斯文學,而波斯文學中的瑰寶,就是詩歌。波斯文學深受奧圖曼土耳其、印度伊斯蘭教、土耳其中亞一帶文化的影響,呈現多元交織的文學之美,也在十九世紀被大量翻譯之後,深深影響了我們所熟知的許多文學家,像是歌德、愛默生、波赫士。

認識魯米的人,一定也能多少體會哈菲茲的美。魯米是十三世紀的波斯文學大家,而哈菲茲是十四世紀的詩人,他的作品,也是波斯詩歌文學發展的巔峰。因此他的作品絕對值得我們去讀,雖然我們之間有許多文化、信仰、時空上的差異,但這個譯本帶我們接近波斯詩歌中美好的本質。

我是怎麼認識哈菲茲的呢?

六年前,我在塔吉克做志工服務,當地高山農夫引用了哈菲茲一句詩。(塔吉克跟伊朗向來關係密切)

到底那天,那位農夫引用的詩句是什麼?我不記得了。那時候的詩句,讓我驚為天人,那片天空、貧脊的土地、高山上乾燥的空氣、燦爛而冰冷的陽光,也許是海拔很高?那時刻似乎瞥見神聖的光。

回國之後,找到了拉丁斯基翻譯的版本。這個版本引起我的共鳴,但喜歡這版本的人,也不只是我,這本詩集早在上世紀末,已經掀起一股炫風,據拉丁斯基說,他翻譯的詩句授權印在杯子上、賀卡上,在日本,印在衣服上或是帆布袋上販售。前幾年,有一位加拿大政治人物引用了拉丁斯基的詩,這首,也有收錄在本書:

Even after all this time 
‘he sun never says to the earth, 
‘You owe me.’ 
Look what happens with a love like that. 
It lights the whole sky.”

Ladinsky, Gift

超譯哈菲茲?

有人說,怎麼都找不到波斯原文,許多人批評他,這是超譯,應該說是創作。我們也許可以這樣看,拉丁斯基跟著上師美赫巴巴學習,他的學習包括了吠陀、蘇菲派思想、瑜伽,而他的理解,加上他所參考的各個譯本,還有他個人的氣質秉性,造就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譯本。

是他帶領我們認識了哈菲茲的詩歌。他的翻譯影響力之大,與收到的反作用力成正比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讀過Rumi的詩集《魯米詩篇:在春天走進果園》英文書名是 THE ESSENTIAL RUMI,翻譯的人是Coleman Barks。大家都很喜歡這個翻譯本,但是他受到的批評風向,也跟拉丁斯基類似。

拉丁斯基是個二戰後出生,嬉皮世代的人,長年四處漂泊,在印度遇見美赫巴巴。那麼拉丁斯基有出來回應嗎?有的,本書的序言,也可以視作他的「辯解」吧。他認為,翻譯哈菲茲的任務,是傳遞「不受拘束、不綁手綁腳」的精神。他也很隨性,他說有時候他的筆觸不是「暮鼓晨鐘」的風格,而是「深夜薩克斯風爵士樂」。這部分就留待讀者去品味了。

Photo by Alper Güzeler on Unsplash

More… 禮物:蘇菲大師哈菲茲詩選 The Gift: Poems by Hafiz, the Great Sufi Master

Published by

undertablepress

Independent publishing house in Taiwan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