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零年》作者布魯瑪評紐約荒木經惟展

Nobuyoshi Araki: Flowers, 1985

《零年》作者伊恩・布魯瑪(Ian Buruma)是資深的文藝人,對日本文化更是十分熟稔。如果你也讀過他的《殘酷劇場:藝術、電影與戰爭》,必定會讚嘆他的藝術鑑賞力與評論功力,深入淺出,像個技藝高超的手術房執刀醫師一樣,精準而隱含了獨創的評論美學。

布魯瑪最近評論了最近在美國紐約性博物館(Museum of Sex, New York)展出的荒木經惟攝影展「荒木未完成:荒木經惟作品中的性、生、死」(“The Incomplete Araki: Sex, Life, and Death in the Works of Nobuyoshi Araki” ),除了剖析其作品,也參考了近日Kaori對荒木的指控,非常精彩。荒木經惟曾經「用」過的謬思女神出面指控荒木,這位鼎鼎大名的攝影師一直把她當作「物件」對待,讓她在許多工作場合下,答應對方對自己做出違背自己意願的事,例如在拍攝裸體照片期間,開放眾多無關人士入場觀賞。她抗議,但荒木說出像:這些人來看的是我,不是你。這類的話。

布魯瑪說:「他是攝影家,但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藝人(showman)。」讀《殘酷劇場》作者伊恩・布魯瑪評紐約荒木經惟展 (英文)……

「荒木未完成」攝影展,展至2018年8月31日。

 

Published by

undertablepress

Independent publishing house in Taiwan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